转换为语音并朗读全文 00:00 / 00:00

我淡定的拿出了8厘米长的便携式趾甲剪,很是温柔的剪掉了略有些长的脚趾甲。然后更淡定的拿出了10厘米长的多功能刀具组合之小匕首,准确无误的朝着趾甲缝缓缓的一刀果断捅了下去,接着轻轻的沿着趾甲一刀带过。等那刀尖掠到疼痛处,一刀将凹进肉里的趾甲挑起。所谓刀过流血,雁过留声。只见倾刻间,趾甲缝里流出了,流出了一点点令人恶心的脓…准备已久的纸巾派上了用场。此刻,我所能知道的,我所能感受的是疼痛感消失了。然后我镇定的剪掉了那多余的趾甲,喷点云南白药。那云南白药与伤口接触的一刹那,钻心的痛让我已无法淡定。我跳起了自创的踢踏舞…

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,可以给点小小奖励~

微信

微信

支付宝

支付宝

带符号 * 的表示必填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