转换为语音并朗读全文 00:00 / 00:00

我真是太厉害了,骑车都在睡觉。 今天天亮的时候就开始犯困了,一直到下班了还在打瞌睡。迷糊着骑上车,眼皮都在打架。公路上飞沙多,这更遭不住了,眼皮直接就搭下了。只要眼睛一眯,马上我就做梦了……我梦见什么了?忘了。我强迫自己千万不能眯眼,撞人可是很危险的。就这样,我安全渡过小黄圃。小黄圃一过,这上的应该是国道吧,哎不清楚,反正它有个名字叫绿道。记忆告诉我,绿道是怎么上的我都不知道,只知道过了红绿灯,飞沙进眼,眼半眯半睁,用意识操控着车子,人是睡着的。时至此时,我已将生死致之度外。 路上醒了几次,感觉车一会在路中,一会在路边,好像刹车都捏了几次。记忆告诉我,在大桥边,“pia”的一声,我与一辆女士摩托车擦身了,我感觉把车后视镜撞到了,一个激灵瞌睡醒了。我看看车后视镜,歪了。还好,是歪了,没坏。没坏哦,就没事噻,我也不找他麻烦了,一加速冲了。眼睛搭搭的感觉又要眯了,然后听见后面一串粤语,意思是叫我停下,我纳闷了,没管他,继续行使。这时他一个加速把我超了,停在我前面,哦,原来车上还有个女的。我把车也停过去,问他乜事啊?他一轮粤语道来一段泣人泪下、感人肺腑的往事(就是刚刚)。这时我瞌睡彻底醒了。他的意思是我把他车后视镜装坏了,给他修好,还说我这人怎么骑车的啊,转弯也不打灯(好像这是第二次别人说我转弯怎么不打灯),还说我冲什么冲啊,你个电车和我摩托车超什么超啊……我觉得这人好废话,仔细打量一下,扎个围腰,穿个长筒靴,感觉是个卖鱼的。可能也是卖菜的,卖肉的…难怪这么会说…对了,我猜这个做什么,还是看看他车吧,我看他车反光镜,没坏啊,摸摸,原来松了,果断顺手扭紧。道:没坏呀,松了嘛。扭紧就行了。我的还不是歪了。这渔夫举着掌,“轻拍”我车车头,语气些许急促,意思还是我怎么骑车的,转弯都不打灯,撞车了怎么办云云。我这人有低血糖,刚睡醒的时候不宜控制自己,觉得他在这里唧唧歪歪,觉得特烦,所以我很想给他一拳。但还是“温柔”的把他的爪子拿来,把车稳住,我们四目相对一副欲与渔夫试比高的样子,我有种想笑的感觉,但还是没笑,这时候可能是麻烦事,要严肃。我很不耐烦的说(我居然很流利的用粤语和他谈话,而且他还听懂了,这说明什么,这说明我的粤语水平进步了,我顿时很兴奋)你开这么快做甚?也不是没打转向灯吗?丫的反光镜又没坏,叫个毛啊。麻痹的我车反光镜歪了,给老子修好啊!(这是内心的独白,面对这情况要理智,我是这么说的)你反光镜松了,拧就行了,麻烦,说清楚,是你超我车(记忆告诉我他搭个人跑的飞快),你也没打灯(目视他没打灯),我捏刹车了的,要不是我捏了刹车,刚才不早出问题了? 我这番话说的他脸都微红,不是羞愧的红,是愤怒的红。哎,看来我的语言艺术真的不咋地。他又具起他的爪,这次方向不是打车,是想打我。我气愤了,“丫的有个爪子牛x了?想动手?来!”我内心独白,坐在车上的身形站了起来。这时,坐她车上那个女的下了了,拉住他的胳膊,对他摇头,顺便回头看看车。我觉得这对很有意思。想想算了,既然车没事就算了吧。可能他也是这么想的,丢下我一句:转弯要打灯。扬尘而去…… 我尾随他,也扬尘而去。 好吧,这里我感谢一下他,是他,让我瞌睡彻底醒了。我原计划回家洗澡玩玩手机就睡觉,但我却嫌睡得太早了。现在好了,不打瞌睡了,睡晚点吧…… 哦,忘了一点,以后骑车千万不能打瞌睡,除非将生命致之度外……

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,可以给点小小奖励~

微信

微信

支付宝

支付宝

带符号 * 的表示必填项